==相关杂志==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知识
金石竹帛系列•大唐之作-----马君起造石浮图
发布日期:[04-13 17:00] 来源: [燕赵都市报] 作者:[]
2004年在深州盈亿仓当院,看到它的庐山真面还真有些诧异。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马君起造像碑吗?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样。此外,我亦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地方与它相遇。

    清同治十一年冬天,从武邑落户深州,安身深州学宫。此后白衣苍狗,学宫先后改造成为小学和中学,它亦经受风霜苦雨,时代考验。文化大革命结束,创 undefined undefined痍满目,重获新生,它接受重点保护,先移身县文化馆,后又移身盈亿仓院---如今这里亦是深州文保所之所在。

    一、碑中奇葩

    后来再访,仍然新奇。

    这件诞生于679年的作品,将此前脑海中固有的碑的形象完全颠覆了。宋人洪适所撰《隶续》,保存数十种碑图,没有一种跟它相同或近似。或说它的产生时代不是汉魏,碑石此后又有创新和发展,唐朝时已是丰富多姿,它即是此种创新和发展的实证?

    问题是至今再没有发现相同或相似的碑例。倘若作为"碑",它仍是单薄的孤证。说它是雕镌佛像的石室似乎更为确切,倘不知其身世和底细,以貌而称之为碑,怕不会有人相信。

    可现实情景又是不容分辩的。它是造像碑,是被列入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的马君起造像碑,有文物部门的认可标识为证,没有怀疑的"余地"。我亦只能说,这样一种形制列入碑类,是"奇葩"。

    最初是什么人把这样一个名称安在它头上?沿着它走向我们的路线,追下去,似可追到吴汝伦。1872年亦即同治十一年腊月,它被深州知州吴汝伦访得。吴氏属意翰墨学问,按时下的话说是有修养又有文化品位并热心文教事业的官员,他有访碑之好,访得此碑自然欣喜不已。"石浮图主马君起为亡考妣之所立",浮图即佛造像,由记文内容他读出了这尊古物的来历,它是马君起为亡故的父母所造所立。

    记文没有明确是碑,"弘心设福,建此浮图",由这样的文字亦不能断定是碑。然而那天吴汝伦目的单一,就是访碑,一千多年前马君起造石浮图一时让他想不出更恰当的一个名字,索性在那天的日记,他写下了一句:"碑为唐仪凤四年武邑人马君起造石浮图记"。

    他记得很妥当,访到的"碑"是马君起建造的石浮图。石浮图雕镌于一石室内,室门两侧有雕像,石室右壁外侧有记文。叫它碑并不十分准确,吴汝伦当时可能已意识到了。

    吴汝伦应当不算是定名者,但他在日记中留下的这句话有意无意为后来的定名者提供了灵感和依据。

    从此琳琅的造像碑中多了一种全新样式--- 马君起造像碑的样式。

    二、浮图主

    以出生地而论,马君起应该算武邑人。他的祖籍在扶风茂陵。根据记文,他是汉朝名将马援之后,他的11代祖马远封武邑郡侯,"因家焉,故今为县人也"。

    说来这亦应算是一种回家。根据后汉书马援传,马援是赵国名将赵奢之后,"号曰马服君,子孙因为氏",赵奢封马服君,他的后代亦以"马"为姓氏--- 而当年武邑之地正属赵国。

    马君起的高祖马游做过后魏大将军、益州刺史。到了马君起的曾祖马和,马家开始远离官场。"四门博士,优游万卷,沉思五车",马和基本上成了书斋中的学者。从此马家人的官越做越小,马君起的祖父马贵隋朝时做过幽州蓟县令,父亲马海只做过"龙游乡长",几乎跟耕读传家的农民无异。

    大唐仪凤四年即公元679年,父母已故,马君起成了马家的当家人。我们不知道他有没有担任朝廷的职务,但由"夙钦地藏,早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