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杂志==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鉴赏
中国早期玉器:材料、工艺、形态与文化——读玉札记(3)
发布日期:[08-25 09:02] 来源: [中国文物信息网 ] 作者:[曹兵武]
    至此似乎可以明白,中国艺术为什么被认为缺乏雕塑,缺乏以雕塑的形式对人与动植物的形象表述。雕塑作为一种塑形处理世界和对象的表意的艺术形式,是人类上百万年石器制作工艺延伸与发展的必然。中国不是绝对地缺乏雕塑,而是像建筑等器用文化一样,中国选择了不同的材质与表达方法,很早就将雕塑这样的 undefined undefined表述集中于最难发挥的玉器艺术中。许多玉器都是像生性的艺术,这种艺术思维后来部分地转移到青铜器方面,并在翻模制作的铜器的器形与纹样中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国的雕塑选择了最硬的玉器和最软的泥模作为材质对象,走了一条自己独特的道路。这种高度抽象、变形的、材质独特的雕塑表述使人们误以为中国没有这样的表述。
     陶器的制作其实也是一种雕塑性表达,这在最早的制作技术——泥片贴塑和泥条盘筑上表现得更为明显。从抽象的角度说,制陶也是人通过塑造对象实现自己的功能性目的。只是这种雕塑和像生性雕塑的关系稍远。
    就中国内部来说,区域性的文化差异使中原地区雕塑性表述相对较少,当中原的青铜器作为文明的重器兴起的时候,在这样一种工艺与艺术的大背景下已经没有多少重新创设的余地了,因此更多地选择了向四方采借和吸纳的模式,以及在泥范上施雕的间接抽象的形式。
     与中国的文化底色相对应,中国早期关于人的形象尤其是人面的刻划,显然也可以看出两个传统:南方与北方。南方——包括东方沿海地区最终可能走向了傩面具,北方本来是具有一些写实的形象的,但是也没有发展成为什么像样的艺术,最后在汉代的画像与墓葬壁画中进入了中国绘画传统。
     南方系统人面艺术中最特殊的处理是眼睛和牙齿——尤其是獠牙。这在三星堆文化中达到高峰。
     卜工等指出,早期中国的农业社会产生之后,为了处理人与土地的关系,存在着一个普遍的社祭阶段,大致的表现可能是:黄土高原地区以土坛(可能也包括一些神山)为社,辽河地区树立石头为社(蒙古敖包今犹存此意),湖南沅水地区立木为社(如高庙遗址),太湖地区筑台为社(如嘉兴南河浜遗址)。河北武安磁山、内蒙古喀左东山嘴、辽宁凌源牛河梁等都可能是社祭类型的代表之一。今天西南少数民族村寨仍然普遍地可以看见寨心的设置,应该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立木为社的习俗的延续。在中国这种特定的文化背景下,盟誓也是一种很重要的文化或者政治活动。
     傩后来走向民间,和道教有关;祭祀后来步入庙堂,和儒家有关。这是中国文化两个很久远的传统。
     用卜工的话说:“在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以及夏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的传播与流动从来都只是现象,其本质是礼制的推广。”4这已经是满目皆礼制了。     
     玉器比铜器早了几千年。玉器也没有办法像铜器那样去作为容器性的礼器使用,但是玉器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它也发挥了礼器的作用,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发挥得更加彻底、绝对。侯马等甚至发现有将盟誓之辞直接刻写在玉版上埋入地下的盟书。国外研究青铜器的不少,研究玉器的比较少。因为玉器的功能——尤其是使用功能较铜器少,所可以提供的明确的信息也相对较少,玉器往往没有青铜器那样的铭文,和使用者的关系相对不清。但是玉器的时代相对较早,在那个年代,玉器仍然是第一等的材料。考古发掘中玉器出土的背景还是相对清楚的,可以提供较早时期的更重要的信息。问题是,我们研究玉器必须找到正确的方法,予以恰当的论述,而较少一些猜测和想当然的观点发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