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杂志==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鉴赏
中国早期玉器:材料、工艺、形态与文化——读玉札记(2)
发布日期:[08-25 08:57] 来源: [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四 

    玉器不是传统的实用器物,但其实也是实用的,无论是作为装饰还是巫术用品,对人来说,它们都是有用的。目前看来,史前玉器的随葬尚无明显的规律可言。中原陶寺30%的玉石钺有使用的痕迹(其实如果钺是武器,它能够有使用的痕迹的机会原本就不多)。包括良渚发现最多的玉璧,只有粗糙 undefined undefined的才是专门为下葬时制作的,平时作为财富的象征,也是一种使用(王明达)。     
    这也是玉器器形为什么变化如此丰富的原因之一,因为它的使用方面的灵活性,使用本身是不规范的,同时和玉器荷载的灵活而变化的观念有关。    
    史前时期大中小墓都有玉器出土时,大墓多些是必然的。小墓主人也有选择使用和珍惜玉器的机会,未成年人也有使用玉器的理由和机会。至于什么东西可能作为身份的标志,身份是否需要标准,是标准的礼制产生之后的事情。早期玉器被和主人埋葬在一起,本身往往就是生时使用之所需,感情之关联,不能全都拿礼制来观察和解释。    
    小孩子的墓葬往往会成为随葬品最丰富的墓葬,可能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 
    钺作为杀人的武器,也是工具,否则制造钺干什么?后来武士中的个别人拥有了权力,并且出现了比钺更重要的如戈一类的替代性实用武器,玉钺——钺中的专门部分被当作权杖使用,甚至和王的确立关联起来(林沄先生考证王的象形文字和钺有关系)2,最古老的工具形态以最好的材料被礼仪化,是可以理解的。    
    中国早期玉器研究被忽略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圭。圭大约是最能体现玉器的礼制特性的器形。玉器研究近年很受重视,但是圭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    
    前些年曾经热了一阵的牙璋本来是圭。王永波先生也认为,文献中有璋,但并非考古学和玉器界今天所称的牙璋,它们其实是圭,或可视为是早期阶段的圭。    
    中国最重要的玉礼器系统是源自工具的中原系统,这个过程中较多地借鉴了东夷的文化观念。这个系统中最重要的是钺和圭,这两种东西在陶寺遗址都已经发现。钺的问题比较简单和明确,圭的问题比较复杂。钺来源于斧,主要是代表杀伐权力的军事地位的象征,更主要的是向下的威慑;圭源自农业生产工具,据王永波研究,主要是耒耜,起先的功能是向上(神)的祭祀和礼器,主要是礼器并部分地脱离了祭祀器。后来分化为分封的身份表征物,并进一步分化为后世所理解的圭和笏版。相对于装饰和祭祀等玉器来说,这两种东西应该是中国早期玉礼器中最重要的部分。礼器不能等同于祭祀器物,主要不仅仅是用于事神,而是主要是为了用于协调上下内外的人际关系,而这也是中国早期文明的核心内容。发达而成熟的文明在事神与征战之外,从来不会忽视社会内部的组织管理与协调。这一点又反过来说明了中原地区在早期中国文明形成过程中凭什么那么重要。

  

    从考古学文化角度观察,早期中国玉器文化的扩散有过三次高峰:    
    第一次是以兴隆洼玉器组合与工艺为代表的玉文化的扩散,不仅整个沿海地区,而且包括了日本及海外的某些地点,都可以看到这轮扩散的影响,其要旨是玉文化观念的扩散,并最终在其影响下与区域性文化传统相结合形成了史前中国三个玉文化板块,即分布于华北东北地区、以红山文化为代表的夷玉板块,从产地和文献角度也称珣玗琪玉板块;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地区、以良渚文化为高峰的越玉板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