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杂志==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鉴赏
中国早期玉器:材料、工艺、形态与文化——读玉札记(1)
发布日期:[08-25 08:47] 来源: [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近来因为接连参加了两个与古代玉器有关的学术会议1,较集中地学习了若干有关玉器的著述(参见主要参考文献,笔记所引出于此主要文献者,文中皆再不一一注明),并结合近年参观的若干考古遗址与博物馆,零零碎碎做了以下关于早期玉文化的笔记。所谓笔记,以学习与记忆为目的,以摘抄为多,其中夹叙夹议,既不系统, undefined undefined也未必科学,但是基本上反映了个人在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背景下对玉器玉文化的起源、传播与发展,以及玉器与中国文化、中国文明关系的若干思考和基本认识。零零碎碎地整理如下,以就教于方家。

 

    玉器与玉文化很重要,和中国文化、中国文明具有密切联系,这是大家所承认的,费孝通先生晚年也是从这个角度对玉器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推动组织数次专题研讨会;杨伯达先生在中国文物学会专门组织玉器研究委员会并召开系列会议,编辑出版系列图书;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邓聪先生也组织系列的相关研讨会和编辑出版系列玉器研究图书,多有推动作用。    
    但是,目前学术界关于玉器的观念尤其是对玉文化的本质的看法仍然是比较混乱的,需要认真反思的是,是因为它们确实是混乱的,还是我们自己没有整理清楚?    
    玉器研究中,玉料的研究是个首要的瓶颈,人们也将玉器与玉料划分为圈子,但是产地问题只能大致地猜测,解决不同文化和遗址中玉料的产地问题在目前尚没有根本性的办法,更难以上升到古人行为的分析。对玉料的所谓的科学分析,也只能大致地测量,并根据目验对比进行观察推理。    
    玉器的工艺对于今人有些神秘,其实完全不神秘,古人能够做出来,而且是比较大量地生产,用的可能是当时的尖端技术,但也应该是比较常用的技术,唯古人的心智、时间、情感等不能低估,现在看来,应该注意对玉器进行微痕和试验的观察研究。    
    就玉器的功能来说,文献记载既是引导也会误导,就史前部分来说,应该找到更系统的分析理论与分析方法。这是中国考古与历史研究中一直存在的大问题,是优势也是劣势。     
    和铜器一样,大多数的玉器有文献的名字和功能、文化意义的记载,但是玉器有比铜器更复杂的使用方式与象征意义,却可以使问题复杂化。         
    玉从石头中来。许慎《说文解字》:“玉,石之美者”,是古人对玉的理解和定义,也应该是玉文化研究应该着重的定义。     
    玉器是石器时代最高、最后阶段的表征。与石器相比,玉器的材料更好,制作技术更难,已退出传统的实用范畴,富于装饰、祭祀、礼器等文化意义。因此,玉器比石器研究更复杂。    
    中国古代所谓玉,是美石的总称,古代的美石其实包括现代矿物学上的透闪石(玉)、蛇纹石、绿松石、滑石、萤火石、大理石、石英、玛瑙、玉髓、煤精等等。目前学术界所说的玉器主要是透闪石软玉,其次分别是蛇纹石、玛瑙和绿松石。现代矿物知识对玉器研究的主要作用是玉料来源和与玉器相关的制作、使用行为的科学借鉴作用。     
    玉矿脉生成有其必要条件:其母系要件是玉矿脉生成的底层母岩,必须为细腻的白云岩地层;其父系要件是必须为中酸性岩浆热液。两者接触时产生的换质作用,使玉矿如婴儿般孕育般生成(按:这段话很新鲜也很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