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杂志==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工作 >> 田野考古
河北永年邓底遗址发掘取得重要成果
发布日期:[07-24 16:17] 来源: [] 作者:[赵战护 高建强]

    在南水北调工程中,受河北省文物局委托,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于2007年9月6日至2008年1月26日对永年邓底遗址进行首次发掘,取得了丰硕成果。
    邓底遗址地处洺河上游,永年县邓底村西南约1000米的洺河北岸台地之上,南与属于后岗一期文化的永年石北口遗址隔洺河相望。遗址面积约1万平方米,文化层堆积厚0.6米至0.9米,南水北调干渠由南向北穿遗址而过。
    此次发掘实际完成发掘面积3000余平方米,发现灰坑窖穴210余座,房址6座,墓葬10座,古路1条,水井1眼,灰沟7条,露炊遗迹7处,窑址3处;出土器物残件40000余件,小件标本500余件,可复原器物300余件。遗址堆积丰富,延续时间长,发现新石器至汉代等4个时期的文化遗存,其中尤以第一期和第二期文化遗存最为典型。
    第一期遗存属新石器时代。主要分布在台地东南部、东北部、西北部,遗迹有灰坑、房址、陶窑、墓葬等。
    房址皆为半地穴式建筑,坐西朝东,由门道、居室、柱洞等组成。F3门道呈长方形,上宽下窄,分布有2级台阶,下一级台阶微呈斜坡状延伸至居住室。居住室由门道延伸一分为二,北半部呈半圆形、竖直壁,地面凹凸不平;南半部呈圆角长方形、竖直壁,南壁下部凸起一高于北部地面的生土台,连通东西壁,生土台顶部有踩踏痕迹。生土台东半部有一圜底状用火坑,火坑底部并排放置2块带有烟熏痕的架火石。F4部分已破坏。F5破坏严重。
     墓葬多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仰身直肢葬、头向南。M5以泥质红陶乳钉、旋纹瓮残片覆盖人骨,充当瓮棺。
     窑址发现3座,比较典型,皆为横穴,由操作坑、火口、火膛和窑室组成。Y1操作间上口已破坏,残留底部,平面近椭圆形、直壁,底部踩踏面较平整。操作坑北连火口,火口已毁,残留底部烧结面。火口连通火膛,火膛较小,已塌毁。火道位于窑室底部。窑室平面呈圆形,斜弧壁,圜底状;底面呈斜坡状,越靠近窑室后部越高;窑室后部依靠窑壁立一圆柱体,顶面和圆弧面烧土发育良好,应是作窑床之用。
    灰坑、窖穴,呈圆形斜壁、小平底形状为主,圜底次之,极少量近袋状,余皆为不规则形。
    出土遗物以陶器和石器为主,角器、骨器、蚌器次之。石器多石斧、石镰、石刀、铲状器、磨盘、磨棒、石球等,其中以磨棒最具特色。陶器以夹砂灰陶圜底罐、釜、鼎,泥质红陶钵、碗、盆、小口壶为主。三足鼎、红顶钵、彩陶钵为典型陶器。常见的三足鼎,窄唇、鼓腹、柱状足、平底,饰以中绳纹;流行的红顶钵,尖圆唇、敛口、薄胎,小平底,内壁通体红色,外壁口沿部形成一红色宽带,宽带下部显蓝灰色;出土的彩陶钵形制与红顶钵相近,皆在红陶上饰黑彩:口沿部带状黑彩、腹部组线彩、组线彩之间夹叉状彩。
    经观察其文化面貌与石北口文化晚期第五段和第六段比较接近。
    第二期遗存为晚商时期,分布在遗址中部偏南,以发现的2座房址最为典型。遗迹有房址、露炊遗迹、灰坑、墓葬等。
    2座房址最具代表性,均是半地穴式建筑,坐西朝东。F1局部已破坏,但大体结构仍然可见,由门道、居室和壁灶组成。F2比F1的结构要复杂,由门道、前操作间、过道、后居室和壁灶组成。过道已破坏;门道的一端连接外操作间,外操作间呈圆角方形,直壁,底部地面残存部分生土踩踏面,呈斜坡状连接过道地面;另外在其的一侧依连穴壁分布1座小灶,由火门、火膛和灶眼组成,火门位于挡火墙中部呈圆弧形,火膛椭圆形,挡火墙和灶台相连构成1个封闭的火膛,灶台上东西并置3个圆形灶眼,中间的1个眼直径略大于两侧,两侧的灶眼对称分布于灶台之上。过道为长方形竖井式、直壁,底部踩踏面坡度渐缓,呈一级台阶状通向后居室。后居室平面呈横长方形,直壁,踩踏面直接覆压生土之上,保存较好。另在后居室东南角、西南角和东北角各分布1座灶。
    露炊遗迹皆为地穴式,多为方形、长方形竖直壁,灯泡形较少。烧土面发育程度较弱。
    墓葬多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仰身直肢葬,头向南,大多无随葬品。唯有M7在头骨左侧随葬1件夹砂中绳纹袋状鬲。
    灰坑、窖穴,比较规整,皆呈刀把形,直壁、平底,刀把部位底部呈斜坡状。
    出土遗物主要有石器和陶器。石器有亚腰形磨光石斧、打制石铲。陶器以夹砂灰陶为主,其次是泥质灰陶。器表纹饰多绳纹。器型有鬲、罐等,其中以鬲最为典型。常见的鬲多饰斜向中绳纹,袋状、裆较矮、实足根极短,且有抹痕。
    本期文化面貌与邢台隆尧双碑遗址有相似之处。
    第三期遗存为战国时期。发现的遗迹以灰坑、窖穴、灰沟为主。
    出土物多为泥质灰陶。纹饰多素面,少篮纹、压印纹、旋纹。器型较多的有宽沿折腹盆、浅盘细把豆、圜底罐、陶量。以陶量和圜底罐比较典型。陶量,素面,呈直壁圆筒状,器底有印记,实测容量1300毫升。圜底罐,胎较薄,敞口,鼓腹,肩、腹部饰斜向绳纹,底部饰横向绳纹。本期文化面貌与邯郸腹地以前发现的战国遗存比较接近,应属战国赵文化。
    第四期遗存为汉代。遗迹有灰坑、灰沟和水井。出土遗物多陶器少铁器。陶器皆为泥质灰陶,多宽折沿盆、鼓腹瓮、甑、饼足碗、高柄豆。纹饰多素面,少量在肩部饰旋纹、附加堆纹。另有较多的绳纹板瓦、筒瓦和极少量的铁铲出土。本期文化面貌与陕西杨陵遗址比较相近。
     此次发掘发现了丰富的遗迹群,为分析研究当时人们生活、生产场所的分布格局,进而探讨这一时期的聚落形态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出土的骨、角、蚌类遗物,为分析研究这一地区古动物种群,进而去探讨当时的气候环境提供了依据。